关键字:
第三次党代会
 ● 第十三届全国高等美术...
 ● 2017年硕士研究生招生
 ●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章程
 ●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十...
 ● 2015“泰山学术论坛―...
 ● 全国美术学学科建设论...
 ● 2016年硕士研究生招生
 
 
 【阅读 2422 次】日期: 2015-05-19 16:28:16     

如何看待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面孔

    走过120年历史的威尼斯双年展,今年却有点闹腾。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比往年提早近一个月,在5月9日开展。开幕不久后,中国艺术家的参展新闻已经成功“抢占”了威尼斯双年展的头条新闻。
    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将从5月一直持续至11月22日,89个参展国将在绿园城堡、军械库区及威尼斯历史馆区参展。来自全球53个城市的136位重量级艺术家入选主场馆,其中,四位中国艺术家徐冰(其展出作品《凤凰-2015》)、曹斐(《La Town》)、邱志杰(《上元灯彩》)和季大纯(《无题》)收到了主场馆策展人奥奎·恩维佐的邀请。
    奥奎·恩维佐将本届双年展的主题确定为“全世界的未来”,在这个主题之下确立了三个叠加的“滤镜”,包括“现场性:史诗般的延续”、“混乱的花园”、“资本:鲜活的阅读”,其涉及的主题有重合也有分立,以展现不同的艺术构想和实践。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特表示,选择奥奎的原因,更重要的在于其独特的艺术敏感性。
    双年展上的中国面孔
    奥奎不是一个追星的策展人,他很少选择大腕艺术家,也较少选择时代新星,他将军械库入口处的长廊展厅打乱成无数不规则的空间,让艺术家散点式独立分布于各自的区域,邱志杰、季大纯、曹斐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就被安排在此,而徐冰每只长达30米、重达8吨的《凤凰》则被安放在了意大利馆主入口处,被视为“威尼斯双年展风水的龙头”。
    能够参加主场馆的展览,自然是获得高度学术认可的,这也是威尼斯双年展奇妙的地方。虽然双年展的国家馆以及平行展争议不断,但是双年展组委会却巧妙地平衡了两类展览的关系,主场馆保持着高度的独立性,始终由威尼斯双年展组委会邀请策展人独立策展,这也严格划定了主场馆和国家馆、平行展之间的关系。
    从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开始,中国面孔就不断在各个国家馆和平行展中出现。据不完全统计,从上一届至今,参展的中国艺术家年均超过300人。
    在所有的国家馆中,中国馆是最顺理成章地出现中国面孔的。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成为本次中国馆的策展方,展览主题为“民间未来”,邀请3位艺术家以及2个艺术平台自组织:刘家琨、陆扬、谭盾、文慧(生活舞蹈工作室)、吴文光(草场地工作站),内容涉及民间非遗文化、乡村现实、建筑等多方面。
    去双年展外围镀金?
    除了进入国家馆,还有很多艺术家以平行展的形式参展。比如,林冠艺术基金会主办的刘小东个展“因地制宜”、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主办的“山水社会——测绘未来”群展、“通向地狱之路”江衡个展——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特邀展、今日美术馆主办的“气韵非师”——从顾恺之到潘公凯的中国水墨展……在这一系列名单中,平行展的目的究竟为何,为了学术还是市场,这是一个无法得到答案的问题。
    1999年,艺术家蔡国强获得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后,中国当代艺术迅速在全球引起关注,这也让一直身在国内的艺术家无怨无悔地爱上了威尼斯。“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在早几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也确实成为一剂良药。渡过威尼斯的金,在国际语境平行空间中转了个圈,回国之后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现在,中国艺术圈已经不再关心谁获得了那万众瞩目的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而是这次又有谁去了威尼斯做展览。
    在所有展览之中,贾蔼力个展尤为引人注目。该个展位于葛拉西宫旁边的剧院,这是贾蔼力首次在欧洲美术馆级别的展览,葛拉西宫每年都从全球范围内邀请一位艺术家,用自己的作品与安藤忠雄所改造的艺术空间展开对话。
    威尼斯双年展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1895年开展以来,威尼斯双年展汇聚并见证了政治、经济、艺术、文化等领域的激烈变革,一直被视为双年展的标杆。平行展是2007年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才开始有的概念,策展方上报方案获得组委会批准后,可以在展览中使用威尼斯双年展的标识。与主场馆的展览不同,平行展的费用由策展方自行负担。在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做一个展览花费一向不菲,根据一位平行展策展方给出的费用计算,场地费用达到200万元,双年展标识的使用费也在几十万元,其中还要加入作品运输、保险、人员差旅等费用,一般来说,如果做一个比较有规模的展览,费用在500万元左右。艺术批评家徐子林曾对平行展做过更为直白的解释,该展通常由策展人向威尼斯双年展组委会缴纳费用和场地租金,然后回国向艺术家“招商”。
    参加了威尼斯,就意味着得到了学术和市场的双重认可?“创造身份”运营方代表季晓枫就毫不避讳地表示,整个威尼斯双年展就是一套商业运作,有几个中国艺术家通过参展威尼斯回来之后身价倍增了?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中国艺术家竭力争取的威尼斯参展机会,最后得到了什么?一段时间的媒体曝光率、一项看上去很美的展览记录、一个可以炫耀的旅程……是否对市场形成推动,暂时没有相关的统计数据出现,但是在2000年初信息相对闭塞的时候,威尼斯双年展确实让更多人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而在信息高度开放的当下,这种操作方式是否还能达成同样的效果?
    当中国艺术圈还在为中国军团在消耗威尼斯双年展品牌效应而议论纷纷时,奥奎则对此非常淡定。此次展览开幕前,威尼斯组委会史无前例地到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对于中国面孔是否会影响双年展的严肃性问题,奥奎的回答很干脆:“威尼斯双年展毕竟是一个艺术界的盛事,艺术家们很自然地想找到这么一个空间,甚至花钱去租一些场地展现自己和作品,这本身无可厚非,这也属于我们的双年展,有史以来的一部分——巨大的平行展,从这一部分来说,艺术家并没有做出格的事儿。”
    正如奥奎所说,如何避免艺术的商业化问题——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很难“避免”,但这不是双年展的宗旨和目的。是否出格,这可能就是双年展的底线了。

栏目编辑:王志强     出处:雅昌艺术     版权声明     【返回】  【关闭
 
 

学院概况 | 网站地图 | 学校标志 | 联系我们 | 院长信箱| 纪检信访 | 投稿信箱 | 友情链接 | FAQ   
copyright© 2003-2006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鲁ICP备05001953号-1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 370102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