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身体•姿态——世界艺术评论家协会主席亨利•M•哈格斯访谈

2017年01月05日 18:14 记者/韩明 点击:[]

记者:这幅巨幅的《残荷铁铸图》给您的感受是什么?您从这幅作品中读出了什么样的内涵?
亨利:这幅《残荷铁铸图》给人的感觉是超越我们人的日常视觉经验的,如果说前面的那些画是跟人或者人体相联系的话,那么这幅画就是跟建筑相联系的。很明显,这幅作品是根据展场的建筑空间的规模来特别画的。潘先生告诉我这幅画画了二十多个小时,那么在这二十多个小时绘画过程中,他是高度投入的。这些作品的绘画技法跟我在银座美术馆看到的画应该都是差不多的,但是由于他的超级巨大的尺寸在这,并且又是在这样一个很宏大的空间里,就给观众带来一种特别的戏剧感。因为一方面是超大的画和超大的空间,而观众作为一个个体在这些巨大的空间和画之间是非常渺小的,那么这个强烈的对比就产生一种舒服感。

上一条: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院长、《新美术》主编曹意强教授专访

下一条: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先生专访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近期热点

学校地址

长清校区: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大学路1255号

千佛山校区: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千佛山东路23号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9626616